上大婶啊_第1页_国产亚洲综合欧美视频 亚洲综合色在线视频久 欧美图亚洲色另类偷偷自拍 

上大婶啊

时间:2019-12-01

        鳕莓:40岁职业:家庭主妇身高:157公分体重:57公斤三围:38
e2840生育3女儿我知道阿婶又去买菜了,我有钥匙可以进入,我知道阿婶
一定有泡茶的习惯,我从大妹妹生出来时、阿婶掏出乳房喂奶给大妹妹吸食时候,
我早就想要干阿婶,我从大妹、二妹、小妹被阿婶掏出乳房喂奶时候,我都会在
场看阿婶喂奶给妹妹吃,由於阿婶的乳房、我以看到无数次,所以我只想要看到
阿婶的「鸡掰」?

  阿叔每天要到9点半才下班,我都趁机阿婶在洗澡的时候,偷偷摸摸的跑到
浴室门口下气窗偷窥阿婶的身体,阿婶的身体真的没想到那么好极了,以生3个
女儿竟然小腹好像是未生产过小孩。

  每次看到阿婶的「鸡掰」、我的「懒叫」一定看到翘起来,阿婶的「鸡掰」

  皮肥肥的,看起来像是水蜜桃似,我一定看到阿婶穿衣服为止,阿婶每次擦
拭身体、穿衣服一定是在浴室门口下气窗旁边,阿婶擦拭「鸡掰」时候,一定右
脚踩在马桶水箱上,左手两根手指拨开「鸡掰」,所以阿婶的「鸡掰」皮张开,
我一定看到阿婶的「鸡掰」洞穴,阿婶的「鸡掰」洞小小的,只有阿婶的一根手
指头般。

  阿婶只要出浴室我会趁机要上大号,让阿婶无法收取衣物,看到阿婶的身体,
我一定会拿阿婶的内裤、胸罩来打手枪,阿婶的内裤底部「鸡掰」洞位置,一定
会有白白的分泌物,闻起来有点香,有点尿味,我会射精在内裤上面,将精液涂
抹在内裤底部「鸡掰」洞位置才会出来,我阿婶的身体,从阿婶21岁嫁入到现
在以40岁,我一定趁机看阿婶洗澡,我都会想要干阿婶。

  这次我看到阿婶以喝茶了?阿婶说:阿天、阿婶想要睡觉,我说;阿婶不如
我帮你按摩好吗?阿婶说:阿天到房间在按摩,趁阿婶站立时候固意要帮阿婶按
摩,阿婶每次一定会让我帮他按摩,我会趁机用「懒叫」贴上阿婶的屁股,也用
手指趁机摸阿婶的乳房,然后掏出「懒叫」贴在阿婶的「鸡掰」洞口上下抽插。

  阿婶都没有说话只是任我玩弄,我把阿婶的裙口拉高在内裤上面,我的手的
按在阿婶的小腹上面,我把阿婶双脚分开,一面走到房间去一面用中指抚摸阿婶
的「鸡掰」洞,然后中指会把内裤拨到旁边,用中指插入「鸡掰」洞抠挖,阿婶
一定会把阿婶双脚夹紧,可是我早已一脚放入阿婶双脚之中,阿婶的「鸡掰」夹
住我的右手指,阿婶突然睡着了,我乾脆直接抱起来阿婶到房间去,我把阿婶轻
盈的放下床上,我马上亲吻阿婶的嘴巴,开始脱光阿婶的衣物,强奸阿婶的念头
终於实现。

  看阿婶的裸体我想到要胁协阿婶,我马上跑到客厅拿起即可拍相机照阿婶,
拍摄20张照片,我就马上亲阿婶的乳房及乳头,阿婶的乳房软棉棉的好极了,
用力抓住乳房、嘴巴轻咬乳头,然后把阿婶的双脚分开看到「鸡掰」,我闻一下
子阿婶的「鸡掰」,有些尿味、拨开阿婶的「鸡掰」皮用舌头舔「鸡掰」洞,阿
婶啊了一声,我用中指插入「鸡掰」洞抠挖。

  阿婶的淫水肆无忌惮的流出,我嘴马上用「大懒叫」插入阿婶的「鸡掰」洞
里面,望着龟头顶着自己阿婶的小阴唇,下体立刻传来温润的感觉无形之中,我
的龟头立即涨得更大……(滋…)一声我终於自己的「大懒叫」插进阿婶柔软而
湿润的「鸡掰」洞内,我立即感到一阵温暖而且滑滑的感觉,抬头看了一下阿婶,
发觉此时的阿婶虽然仍在熟睡中,却似乎感觉到自己的「鸡掰」正被异物一丁一
点的塞入而长长的吐了一阵鼻息。

  我缓了缓自己的动作,天真的想让自己睡梦中的阿婶感受一下我这根的「大
懒叫」所给她带来的满涨感,没想到阿婶似有感应似的轻蹙着眉头,从口中轻轻
地吐了一口气,嘴角似乎也无意的露出满足的微笑……

  看着阿婶如此,我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开始不断来回的抽送,阿婶久未
经人道的「鸡掰」洞紧紧的箍着我,「鸡掰」洞内的嫩肉刮着我的「大懒叫」,
真的好舒服,我的动作愈来愈大,好几次差点整只滑出来,但就在快滑出来的时
候,龟头后面的肉沟又被阿婶的「鸡掰」洞口给含住

  除了有煞车的作用外还有着被紧箍的感受……我将阿婶的两只腿架在自己的
肩膀上,「大懒叫」的动作也愈来愈激烈,由於阿婶的臀部此时正高高的抬起,
相对地我也就插得更深,而龟头此时感觉像顶到一个阻碍物,我知道那是阿婶的
子宫,於是用力一挺。

  整个头便进入到了子宫里面,阿婶的子宫颈紧紧的包着我龟头后的肉冠,里
面似乎有着极大的吸力,像嘴唇似的不断吸着我的龟头,一股极大的快感冲上脑
门,我像发了狂一样,不断的抽送着……低头看着阿婶的「鸡掰」嫩肉随着自己
的「大懒叫」不断的翻进翻出,心里有着极大的成就感……

  望着沈睡中的阿婶,原本轻蹙的眉已经解开,换成的是满脸的红晕,真的好
美,自然我也没放过阿婶那随着身体作韵律波动的乳房,两只手紧紧捉住不停的
揉捏着,还不时的用手指来回揉捏着硬挺的乳头……「哦……哦……阿婶……你
的」鸡掰「洞……好紧……啊……嗯……包得阿天好舒服……」

  对着沈睡中满脸红晕的阿婶,我自言自语的诉说对阿婶的爱意……「啊……
阿婶……你的」鸡掰「洞又在吸我了……啊……啊……」我大力的抽送着,享受
着「大懒叫」插在阿婶柔软湿润的「鸡掰」洞内抽插的快感,而阿婶的身体也开
始不安的扭动着,随着「大懒叫」所刮出来的淫水也愈来愈多,阿婶却依然熟睡
不醒,我渐渐地愈来愈大胆……

  伏在阿婶柔软的乳房上面拼命的吸着乳头,还不时的轻咬着它……下体的动
作也逐渐疯狂了起来……双手离开了阿婶的乳房,移到了阿婶的背部,我紧紧的
抱着她,用脸颊不断磨蹭阿婶坚硬的乳头,阿婶呼出的鼻息也愈来愈重……「嗯
……嗯……」阿婶开始无意识的轻呼着。

  我改换「大懒叫」运 动的方式,紧紧的抵住阿婶的「鸡掰」,开始用力磨
擦着,原本前后抽动的「大懒叫」变得像槓桿一样在阿婶的「鸡掰」洞内上下翻
动,这带给我无比刺激,「大懒叫」感觉像是在翻搅着柔软的肉泥一样……「阿
婶……好舒服……啊…你的」鸡掰「真的……好温暖……好湿润……」

  阿婶的感觉似乎变得更加的强烈,原本柔嫩的阴蒂被我阴毛刮得硬了起来,
望着阿婶愈来愈红润的脸颊,似乎阿婶正在享受这梦幻般的快感,殊不知,此时
趴在她身上的不是梦境里的人物,而是她的阿天姪子……「嗯……嗯……」

  阿婶呼气的声音愈来愈重……就在此时,我突然感到阿婶的「鸡掰」洞开始
不规则的痉癵,我知道「鸡掰」洞快要高潮了……於是更加努力的磨擦着……

  「啊……啊………」

  从阿婶的喉头间吐出了长长的一口气,我感到阿婶柔软的「鸡掰」开始一阵
一阵规律的收缩着,突然,一道暖暖地液体毫无预警的冲向我的龟头,马眼被这
突然一冲,我再也忍不住的向阿婶的「鸡掰」子宫深处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啊……阿婶……我……忍不住……了……」

  在阿婶的「鸡掰」洞规律的运 动下,我射出了所有的精液,静静地享受着
阿婶淫液如潮水般的沖刷我的龟头和律动………

  抬头望着眼前的阿婶,安详而又红润的脸庞无意的流露出舒坦的微笑…此时
我更加的确定,只有我能给阿婶带来幸福,我已经不管什么乱伦不乱伦的…我只
要我阿婶活得快乐……只是…阿婶她还不知道她自己真正的需要是什么…而这点
是需要时间来改变的……想到这里…

  我不得不拔出躺在阿婶「鸡掰」洞里的「大懒叫」,拿起卫生纸,搬开阿婶
的双腿,原本紧闭的大小阴唇此时正湿润着微微的张开着……在灯光的照射下散
发出诱人的光采……好美…真的好美……忍不住的我低头亲吻了一下,望着自己
的浓浊的精液从自己阿婶微微张开的「鸡掰」洞口缓缓流出,我心中有着无比的
骄傲和满足感……哎…

  於是我想到法子,我用嘴巴帮阿婶的乳房种草莓,一边吸吮出鳕莓两字形在
乳房上,然后小腹、双脚内部、屁股都有鳕莓两字形,我倒看阿婶会不会跟阿叔
说,我马上用「大懒叫」插入阿婶「鸡掰」洞,阿婶以经醒过来、阿婶说:阿天
我们是婶姪关系?阿天你怎么能和阿婶「烧干」,阿婶马上要爬起来、但是我早
已用「大懒叫」插入阿婶的「鸡掰」洞,并且我抬起来阿婶的双脚於肩上。

  阿婶根本无可奈何,我说:阿婶你长的漂亮、我每次看到你就想要和阿婶
「烧干」!阿婶说:阿天我没想到你会迷奸阿婶?平常阿婶让你摸还不够本吗?
还要和阿婶「烧干」、你要如何面对阿婶啊?阿婶如何面对你的阿叔?

  我说:阿婶你没有感觉到吗?我的「大懒叫」插入阿婶你的「鸡掰」洞、阿
婶你的「鸡掰」洞好紧缩的夹住我的「大懒叫」,说着我又快速抽插阿婶的「鸡
掰」,阿婶说:阿天不可以、我是你的阿婶,我说:阿婶你和阿天「烧干」,阿
天用「大懒叫」插阿婶的「鸡掰」,阿婶口口声声说:阿天你「大懒叫」比你的
阿叔的「小懒叫」、干起阿婶来阿天你才是我的「老公」、阿婶你我叫「老公」、
我叫阿婶「老婆」,老公的「大懒叫」要老婆的「鸡掰」来「烧干」

  阿婶说:老公、你的阿叔「懒叫」以阳痿了,老婆我的「鸡掰」以忍无可忍
了,所以阿天你每次故意摸阿婶的身体,阿婶也让给阿天你摸个爽快,阿婶的欲
火也能稍微降温,阿天你这样迷奸阿婶,阿婶一时无法适应。

  我说:阿婶你的人、脸蛋长的很漂亮、身材又丰满,不会太瘦也不会太肥胖,
尤其「鸡掰」洞特别紧缩,阿婶你是「烧干」最佳人选。阿婶说:要不是你的阿
叔不行,阿婶的「鸡掰」洞就轮不到阿天你,我说:阿婶你「鸡掰」痒的时候,
你是不是自慰啊,阿婶脸红说:当然自慰啊,要不然你想要阿婶(讨客兄)啊?

  阿天这样你就无法像这样和阿婶「烧干」了,阿婶说:阿天你害死阿婶了,
你在阿婶全身种草莓,你的阿叔要是看见阿婶全身怎么办?我说阿婶、阿叔的
「懒叫」又不能够插入阿婶的你「鸡掰」,我问起阿婶说,阿叔的「懒叫」有多
小只?

  大概有阿婶的中指粗大而已,那有办法和阿天六吋长的「大懒叫」比较,阿
天你是阿婶的好老公、好哥哥、好姪子,阿婶以后都会听从阿天你的话!我听到
阿婶的话儿,我和阿婶说:阿婶你以后在家不要穿胸罩、内裤,我要和阿婶「烧
干」比较方便,阿婶我以经射精到你的「鸡掰」洞里面,阿婶你会不会怀孕?

  阿婶说:我早已装上避孕器了,阿天你不要担心,我听到阿婶说的话,六吋
长的「大懒叫」猛插、猛干阿婶「鸡掰」洞,「阿天好老公,慢点,有点痛!」

  阿婶老婆略感疼痛,用手握住「大懒叫」,娇声的说道。我只好将炽热的龟
头抵在洞口,一面深吻香唇,紧吮香舌;一面用手不停的揉摸着乳房和乳头。经
过这样不停的挑逗,阿婶好老婆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终於她忍不住发自内心的
痒,娇喘呼呼道?「阿天好老公,你可以慢慢的弄了。」

  说话间,她挪动双腿,「鸡掰」洞随着张得更开了,并挺起臀部迎接着龟头。

  我知道她芳心大动,便微微一用力,龟头就着淫水挺了进去,「啊!痛死我
了!」

  说我阿婶好老婆你好像是在室女喔?

  没有办法你的阿叔「懒叫」太小只、阿天好老公你的六吋长「大懒叫」插入

  阿婶的「鸡掰」洞,当然阿婶「鸡掰」会很痛,你阿叔的「懒叫」,简直是
懒叫比鸡腿,无法和阿天好老公比较!我继续的和阿婶好老婆「烧干」,阿婶娇
声的说道?「阿天好老公,阿婶好老婆现在不痛了,里面很难受,痒痒的,你只
管用力插进去吧!」

  我瞅准时机,就当她咬紧牙关、屁股往上挺的?那,我猛的吸一口气,「大
懒叫」怒胀,屁股一沉,顺着湿润的「鸡掰」洞,猛然插入「滋」的一声,全根
尽没,胀硬的龟头深抵在子宫洞口。阿婶好老婆这一下痛得热泪直流,全身颤抖,
几乎张口叫了出来,却被我用嘴封住了。

  想是她痛极了,双手不住的推拒,上身也左右摆动,我见她痛得历害,也只
得伏身不动,而整根「大懒叫」被「鸡掰」紧紧的夹住,十分舒服。我们就这样
拥抱了一会,阿婶好老婆的阵痛也过去了,随着而来的是,「鸡掰」洞里开始痒
了,十分难受,便轻声说道?「好!阿天好老公现在好些了,你可以慢慢的玩了,
只痒了,十分难受,便轻声说道?」阿天好老公!现在好些了,你可以慢慢的玩
了,只是要轻些,阿婶好老婆怕受不了。

  我很听话的把「大懒叫」慢慢地抽出,又缓缓地插入。在这样轻抽慢送之下,
阿婶好老婆的淫水又涌了出来,她娇喘微微,显得淫狂快活。我见她苦尽甘来,
春情荡漾,媚态迷人,更加欲火如炽,抱紧娇躯,耸动着屁股,一下比一下快,
一下比一下猛,不停地狂插。

  只插的阿婶好老婆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娇声的叫道?「啊??啊??阿天
好老公,阿婶好老婆好舒服啊!啊??你真会」烧干「??美??美死我了!啊??
你顶到??你阿婶好老婆的花心了??啊,我美死了!」

  阿婶好老婆一阵抽搐,只觉得我那六吋长「大懒叫」,像一根火柱插在自己
的「鸡掰」洞里,不停地抽动着,触到了花心,像似要插进子宫里似的。阿婶好
老婆的全身像火一样的燃烧着,阿婶好老婆觉得心中一阵阵的燥热,娇脸上春潮
四溢,香唇娇喘吁吁。

  我听着阿婶好老婆那淫声浪语的叫床声,更为卖力的抽插着,双手也移到她
那高耸着的乳峰上,用力地揉捏着。在这样的双面夹功下,阿婶好老婆更加欲仙
欲死了,嘴里大声地呻吟着。随着阿婶好老婆的呻吟声,只见阿婶好老婆浑身颤
抖着,「鸡掰」洞里一阵收缩,一股火热的阴精,喷射在我的龟头上,手和腿也
都瘫软下来,同时娇喘吁吁道?「啊??宝贝,我不行了,阿婶??阿婶好老婆
上天了!」

  我的龟头被那股火热的阴精一射,心神一动,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快感涌上心
头,猛然打了个寒颤,一股精液也射了出去。「啊??舒服死了!」阿婶好老婆
媚眼一闭,享爱着这无比的快感。

  我们第一次尝到人生乐趣,真是神魂颠到了,飘然欲仙。两人射精后,都感
到很累,但仍然不愿分开。我抱着阿婶好老婆,双手在她的乳房上轻轻地揉捏着。

  我说:鳕莓、我们去洗澡,阿婶好老婆说:你叫我鳕莓你知道我是谁啊,我
抱住鳕莓老婆一路走到浴室,一面说我们现在像不像是夫妻,阿婶好老婆说:没
大没小自己的阿婶都不肯放过,我说鳕莓你太过美丽,只有阿叔不会想要干鳕莓
阿婶的「鸡掰」,做为一个好姪儿,一定代替阿叔好好的干鳕莓阿婶的「鸡掰」 ,

  一定喂饱鳕莓阿婶的臭「鸡掰」、烂「鸡掰」、欠干的「鸡掰」

  鳕莓老婆说:阿天老公说的就是,我们洗澡吧,洗澡完毕我就此回家了,隔
日我请假马上跑去找鳕莓老婆要求「烧干」,到里面看到鳕莓老婆在洗碗,我从
后面抱住鳕莓老婆,一手往鳕莓老婆的「鸡掰」摸着,果然鳕莓老婆没有穿着内
裤,我掏出「大懒叫」干鳕莓老婆的「鸡掰」

  鳕莓老婆说:阿天老公慢慢来时间很多,你可以从早干到晚上也没关系,所
有人会在10点以后才能回家,我慢慢的干入、慢慢的抽出,把鳕莓老婆头转过
来亲嘴,双手摸着双乳,一边摸一边亲嘴一边干「鸡掰」真爽快,鳕莓老婆哎哎
叫,阿天老公我的「鸡掰」好爽快极了,

  我鳕莓老婆转过来抱住放在流理台上,双手扛起鳕莓老婆的双脚於肩上,把
鳕莓老婆的双手放到我的脖子,我双手摸着鳕莓老婆的屁股,我用这样姿势干,
我说:鳕莓老婆用这样姿势干你爽快吧,鳕莓老婆说;阿天老公我从来没有玩过
这样姿势,你叔叔就只有用正常的姿势干,反正你叔叔只有一会儿,我问鳕莓老
婆,到底叔叔干你有几分钟?

  鳕莓老婆说:干、干我的时候才不到50秒,我连爽字怎样写都不知道,不
然怎会生出3个带有「鸡掰」的女儿,而不是带有「懒叫」的儿子,我说:鳕莓
老婆你现在有可能生个带有「懒叫」的儿子……

  只要鳕莓老婆把避孕器拿掉就有可能生个儿子,鳕莓老婆说:可是你叔叔不
知道要不要生,而且你叔叔的「懒叫」不能翘起来,也只有射精的能力,我说:
鳕莓老婆、叔叔有射精的能力就好了,你把避孕器拿掉以后,在跟叔叔说我们在
生个孩子,看能够生个儿子出来对祖宗有个交代,叔叔一定说好……

  鳕莓老婆说:我不要为你叔叔生儿子,我要为阿天老公生个儿子,我说:笨
蛋鳕莓老婆,你不会在你的「鸡掰」洞里面装上东西啊,鳕莓老婆说:还是阿天
老公利害,你叔叔的「懒叫」根本无法插入,就算能插入也不能插到底,你叔叔
的「懒叫」那么短小,又不能像是阿天老公的六吋长的「大懒叫」,才能干进去
鳕莓老婆的「鸡掰」洞底?

  鳕莓老婆说;好、明天马上去医院把避孕器拿掉,准备帮阿天老公生儿子,
我感受到鳕莓老婆爱我的心情,我抱起来鳕莓老婆边走边干,鳕莓老婆说:阿天
老公我最爱你了!

  我可以为你作任何事情,我是你的老婆你是我的老公,就算是阿天老公你要
鳕莓老婆死、鳕莓老婆不会有第二句话说,我说:鳕莓老婆、我不可能让你死的,
我要鳕莓老婆跟我「烧干」啊,而且要生儿子啊,我用这样姿势干鳕莓老婆的
「鸡掰」洞、不要让给鳕莓老婆说话,走到房间的床沿,我丢下鳕莓老婆,我在


  叔的床上干起他老婆的「鸡掰」

  我的心情很愉快,我把鳕莓老婆翻身成趴跪姿态,跟鳕莓老婆说、我要干你
的屁股洞?鳕莓老婆说:阿天老公、老婆的屁股洞髒兮兮,不要干屁股洞要干
「鸡掰」洞就好,我说:鳕莓老婆你的「鸡掰」叔叔以经第一个干入,我也要第
一个干入你的屁股洞,鳕莓老婆说:阿天老公你说的就是,转过身,鳕莓老婆高
高地撅起圆圆的屁股,一只手捂住穴,另一只手扒开自己的屁眼。望着鳕莓老婆
圆润白嫩的屁股,我不禁感到目眩。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的成年女人的赤裸的屁股。目睹鳕莓老婆的裸体
后,又经过鳕莓老婆给自己手淫,他觉得自己不可控制地爱上鳕莓老婆了。尤其
在鳕莓老婆把屁股─赤裸裸的屁股呈现在自己面前后,我情不自禁地低头吻在鳕
莓老婆的屁股中的那个花蕾上。

  鳕莓老婆的神经如今分外敏感。那轻微的、我的口唇与自己肛门的接触已经
让她浑身颤抖不已。鳕莓老婆想告诉阿天老公:在插入鳕莓老婆的屁眼前一定要
先把鳕莓老婆的屁眼弄湿。但她忽然开不了口。

  她只觉得分外的羞涩,平时教育女儿的那股劲都不知道那里去了。我吐出口
水在屁股洞上面,第一次用屁眼接受「大懒叫」的攻击,鳕莓老婆只觉得屁眼里
一股便意直冲神经,肛门内的肌肉似乎在用力的想把阿天老公的「大懒叫」给推
出去。但阿天老公的「大懒叫」继续往里推进。龟头上的肉楞硬硬的直刺激得直
肠壁生疼。每移动一下,鳕莓老婆都觉得浑身机灵一下。

  那种不知道是疼,还是快乐的感觉让鳕莓老婆真受不了。鳕莓老婆想叫停,
但用屁眼又是阿天老公说的。阿天老公开始抽出来了。阿天老公颤声指点着我:
「阿天老公,慢点抽出去……对,对!抽到头哪儿就停下。对!……再慢慢插进
来……对……」我在鳕莓老婆的教导下进行着他人生第一次的插入……「对……
啊……对,阿天老公!……就这样插鳕莓老婆……不要急…一下一下的来……」

  渐渐我的抽插动作开始熟练起来。鳕莓老婆也就停止对我的性教导,闭上眼
静静享受久别的滋味。我的双手紧紧抓住鳕莓老婆的屁股,啊!感觉回来了!真
妙!不知道多久,鳕莓老婆感觉到直肠壁上喷射与我身子的抖动。我终於在鳕莓
老婆的屁股内射精了!结束了…鳕莓老婆正想坐起来。

  但我的手扶住了鳕莓老婆的屁股:「鳕莓老婆,慢点。我想好好玩玩您的屁
股。」鳕莓老婆茫然地听从了我的命令,高高地撅着屁股,把头埋在床单上。鳕
莓老婆清楚地感到我的手在自己的屁股上来回地抚摸。接着我的脸也贴了上去。

  鳕莓老婆仍然有些痛楚的菊花蕾敏感的感到我的鼻子的拱动。我的声音含混
地传来:「鳕莓老婆,你这里真可爱。……我爱死鳕莓老婆你的屁股了……」

  我的舌头在花蕾周围移动。有时臀尖的一大块肉会被咬住,然后我的舌头在
里面仿佛舔冰淇淋似地品尝鳕莓老婆的味道。鳕莓老婆的脑子里已经是空白一片,
只有「鸡掰」洞里阵阵的骚痒、后庭内的微微痛意流遍全身。

  我的舌头从后庭移向下面。最敏感的洞口开始受到刺激。我生涩的舌技,虽
然没有满足鳕莓老婆那里的欲望。但好歹也让鳕莓老婆好过了一点………鳕莓老
婆说;阿天老公、你比你那没有用的叔叔好上100倍,好极了!我想到以前的
日子婶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挺过来的。

  鳕莓老婆我干的你爽快吗,鳕莓老婆说:阿天老公你干的鳕莓老婆好极了,
鳕莓老婆我以后一定不能没有阿天老公,我要阿天老公干鳕莓老婆的「鸡掰」洞、
屁股洞。拿起阿天老公的「大懒叫」含入嘴里。「鳕莓老婆,你的嘴真厉害。」

  鳕莓老婆没有多说,继续舔舐我的六吋长的「大懒叫」。

  果然,阿天老公的六吋长的「大懒叫」不一样。比较刚刚干屁股洞时还要粗
大!鳕莓老婆这才吐出我的「大懒叫」:「阿天老公,鳕莓老婆再给你吸出一次
好吗?我说好,吸了一阵子我射到鳕莓老婆的嘴巴里面,鳕莓老婆正在品嚐我的
精液,鳕莓老婆说:好吃,於是我们抱一起睡觉,等待几天后要早点生小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