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处在她家_第1页_国产亚洲综合欧美视频 亚洲综合色在线视频久 欧美图亚洲色另类偷偷自拍 

破处在她家

时间:2019-12-01

 我的处男在上初中时就没了,对象是我的一个初中同学。现在我还记得,那时她那对乌黑的眼睛,雪白的身子,柔软的小手和紧嫩的小穴。


  她长得很漂亮,至今我也这么认为。尤其是她的身材,对于初中的小男生极有杀伤力。那时我还不会判断女人的罩杯,现在回想起来起码是c罩杯吧。还有她的腰部,真得能用盈盈一握来形容。配上她那饱满的胸部和浑圆的臀部,形成一个完美的葫芦型,再加上清秀的面容,绝对能够算上我们班里的班花。


  想起我的第一次,现在还觉得好笑。那时谁都没有经验,虽然身体上发育成熟了,而且理论知识也知道了不少,可等到实际操作时还是一塌糊涂。


  那天是星期日,在她家,她父母都是纺织厂的工人,天天工作是三班倒,休息日也是倒休的。因此我们两个便肆无忌惮的在她家折腾。


  91年时的大陆内地城市,有空调的家庭极少,基本上只有某些富裕的家庭才能装得起空调。那天又是7月里最热的一天,因此我俩脸上都是红扑扑的。


  因为我是打完篮球骑自行车来的,到她家时已经满头大汗。她看我气喘吁吁的样子,噗哧一笑,说吃根冰棍吧,我说算了,有白开水吗?她说有,于是去厨房给我倒水。


  她家是一套老式的一居室,现在这样的房型已经看不到了。就是那种卧室很大但是客厅极小的房子。其实这种房子的客厅根本起不到客厅的作用,只相当于一个玄关,加上只有一个卧室,所以她一家三口晚上都睡在一个房间里。


  过了一会儿,她给我倒水回来了,她家房子小,进门后我又随手把我的篮球放在地上,她一没注意绊到了篮球,重心不稳便向坐在沙发上的我跌过来。


  “小心。”我马上反应过来站起来扶她,只觉得着手处软绵绵的。她“啊” 的一声,手一颤,一杯水全都泼在了我和她的身上。


  我发现我的手正扶在她柔软丰满的胸脯上。她那天上身穿的是一件红白花儿的小背心儿,布料很薄,被水一湮使得里面若隐若现的。下身穿了一条在当时来看很短的短裤,就和现在女孩儿们穿的短裤差不多。她的双腿很长,也很美,尤其是小腿显得尤其修长。腿部的皮肤很光滑也很白嫩,摸上去感觉很好。


  透过被水弄湿的地方,我能够看到她里面并没戴乳罩,似乎在那时上初中的女孩儿戴乳罩的很少。


  我一直都很喜欢她的乳房,从见到她的那天开始我就对她的乳房很着迷。那时学校的校服都是运动服式的,可是并不贴身,松松垮垮的,但这并没有掩盖住她傲人的身材。尤其是在做课间操时,随着她的一蹦一跳,胸前的两团肉也跟着蹦跳,我班的男生在后面看着别提多眼热了。


  她看我目光灼灼的猛盯她的胸部,不好意思地弹了我一下脑门儿,“看什么呀,还不把手拿开。”这是我感觉到好像有一团火在我的肚子里燃烧,烧得我好像要失去理智一般。


  我一只手抢过她手里的水杯顺手放在旁边的写字台上,另一只手搂起她的腰将她往我的怀里一带,她便和我一起跌倒了沙发上。


  “呀,你干什么呀。”她惊叫一声,小巧的鼻翼微微的张合,小嘴儿里呼出的热气直喷我的脸上。


  望着她那不断张合的小嘴儿,我心里响起了停不了的鼓励。


  我猛地将她压在我的身下,向她那迷人的小嘴儿吻去。她左右摇晃着头不让我吻,说别这样。我性子一上来,用身子压住她,双手扶住她的脸,义无反顾地吻了下去。


  这是我第一次吻女孩子,根本谈不上什么技术可言。只知道用嘴唇贴住她的小嘴儿不停的嘬,这还是跟电视里学来的。


  吻了大概四十几秒,我和她都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唇分后她脸红着对我嗔道:“你怎么这样儿呀。”


  我也喘着气对她说:“婧,我喜欢你。”


  这是我第一次当着一个女孩儿的面说喜欢她,她听了后脸更红了,像一只熟透的的水蜜桃。我又问她:“你喜欢我吗?”


  现在想起来,当时的场景酸得要命。谁让当时正是琼瑶剧横行天下的时候呢,那时凡是谈恋爱的几乎都酸得要命。


  她微微点了点头,当时我心中的兴奋简直用语言表达不出来。心里怦怦的直蹦,当时整个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她也喜欢我,她也喜欢我,整个人幸福得好像被雷击中了一般。


  我低下头又去吻她,我的嘴唇都是一只在颤抖的,边吻着她边将一只手摸上了她的胸部。


  我隔着衣服轻轻的揉捏着她的两团乳肉以及上面硬硬的两粒凸起,她只是一开始挣扎了一下,并没有像我看过的色情书刊中描写的那样有什么激烈的反应。


  这时的我们都没有说什么话,是因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也想不起来要说什么。


  我第一次摸到女性的乳房,和我想象过无数遍的感觉并不相同。也许是因为过得太久,时间将一切记忆和感觉都美化了;也许是因为我的语言贫乏。总之,那是一种软软的,又充满弹性和魔力的感觉,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当后来问她我摸她胸部时她有什么感觉,她不好意思地跟我说就是浑身麻麻的。


  我把两手都攀上了她的胸部,没问她同不同意,而她也没说不同意,只是在我身下喘息着。


  我的双手逐渐地加大力量,渐渐的我已经不满足于隔着一层衣服抚摸她的乳房。于是我把手伸到她的衣服下想将她身上穿的小背心儿褪到胸部以上或直接就脱下来。


  这时,我遇到了压倒她以后第一次比较有力的反抗,她用手扶着我的手腕,双眼里露出恳求的神色,“别,琛,别这样。”


  看过很多色情书刊的我将这当成她少女的矜持,于是不管它的阻拦,硬生生地将她的手推开。


  我将她的小背心儿向上褪起,她的整个胸部就露在了我的面前,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真正女人的胸部。她的乳头小小的,乳晕也不大,像二分钱的硬币大小,是少女的那种粉红色。那时我以为所有的少女都是这样儿,直到几年以后我才知道有这种颜色的女性是多么的少(乳晕漂红的不算)。乳房的形状也很美,虽然她的胸部在这个年龄的女生来说已经是比较丰满的了,可是躺下后并没有像其他的大乳房女生一样整个都塌了下去,而是仍旧俏生生的挺立着。


  “不行!”她一把将我从她的身上推了下去,我整个人都跌下了沙发。我不禁惶恐起来,没有什么经验的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如何应付这种情况,我看过的色情书刊里也没有提到过这种情形。基本上它们都是说一摸女的乳房,女的就浑身瘫软,任男子为所欲为。然后女的就被男的干的浪叫连连,最后两个人同赴高潮或者女的泄了男的没射,又把女的干晕了好几次。


  她妈的,怎么一到我这儿什么都不一样了呢。难道书上说的都是骗人的?


  长大后,我才慢慢了解,色情书刊是给广大的男性意淫用的,当然不可能体现男女之间的真实情况,而是依照男性的幻想怎么爽怎么来。我不敢说色情小说中女性在现实中没有,但应该是很少吧。我之所以不把话说得这么绝对,是因为我后来还真就碰上了这么一个女孩儿。


  她从沙发上坐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我当时心里真的是忐忑不安,总是在想,我惹她生气了吗?她会不会不再喜欢我了?


  一瞬之间,我感到有些口干舌燥,用舌头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用颤抖的声音问她:“怎么了?婧。”她仍旧低着头不说话,而我也提不起勇气再与她说话,整个房间陷入一种尴尬的安静中。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低着头小声地说:


  “咱么这样儿不好,会让我爸妈发现的。”


  我心头一热,走过去坐到她的身边,她用后背对着我。望着她后面玲珑的曲线,我咽了一口唾沫,双手一伸从后面环上了她的腰。她身子一颤,却没有再拒绝我。


  我的右脸紧贴着她娇嫩的面颊不停的摩擦着,用牙齿若有若无的咬噬着她柔嫩的耳垂儿。在她耳边轻轻地说:“我喜欢你,我爱你。”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这是一种有效的挑情手段,由此看来我是有一定性天赋的。


  我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她体温的升高,这时欲望已经充斥了我的整个思想。我把手从她的背心儿下面伸进去,用手掌和手指仔细感受那动人的柔软和滑腻。很快我就听到了她的喘息声,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女性的喘息并不是因为她们的快感所致,而是因为紧张。


  我边揉边将头探到她的面前和她接吻,她显然并没有做好准备,小嘴儿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被我侵占了。


  我用力的吸着她的嘴唇儿,一不小心便将她的小舌头也吸进了我的嘴里。我俩的舌头一碰,我就感到一种滑腻、温暖的感觉从舌头上传了过来,我猛地就醒悟了原来真正的接吻应该是这样的。我的舌头也反攻进了她的小嘴儿,由诱敌深入改为了深入敌后。我俩的舌头在彼此的口腔中不停的搅动,两人混合的唾液也从她的嘴角流了下来。


  这次的接吻真得可以称得上是天雷地火、天崩地裂、天塌地陷、天天向上,吻得我俩几乎快要窒息时才停了下来。我把她的身子扳过来又抱着她坐到我的腿上,她用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双颊通红两眼水汪汪的望着我对我说:“你这个坏蛋。”


  我说:“是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


  我一只手环在她的胸部用手感受着她的柔软,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胸腹之间不断地向她的小腹下边探去。我想她此时应该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因为她的屁股蛋儿正挨着我勃起的肉棒。而她也若有若无的移动着臀部来感受我的粗壮。


  她抓住我的手说不行,可是我却感受到了她的无力。我一边搓揉着她的乳房,一边在他耳边呢喃着,“婧,让我看看吧,我好喜欢你,我想这一天都想了好久了。”然后手便伸到了她穿的短裤的纽扣上。


  本来我是想直接就把手伸到她的内裤里的,可是她的短裤的腰不是那种松紧带儿的,而是纽扣式的,所以很紧,想探进去虽然不难但是想要在里面活动可就不容易了。


  她可能也已经意乱情迷了吧,并没有阻止我的动作,所以我很轻易的便将她短裤上的纽扣解开了。


  透过纽扣解开的部分,我可以看见她的内裤。那天她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纯棉小内裤,没有什么花式,就只是在内裤边儿上有一圈儿蕾丝边。


  我一只手托在她的大腿下,另一只手开始脱她的短裤。很快的,她的下身就只剩一条纯棉的小裤衩儿了。


  我试着触摸了她的内裤一下,见她没有什么反应,便大胆起来。


  我可以注意到,在大腿根部,可以看见有几根稀疏的阴毛从内裤边儿上漏了出来。我用手抚摸了几下她的大腿内侧,手慢慢地向她的小穴摸去。


  我隔着内裤按到她的小穴时,我看见她全身都在战栗,而小穴流出的淫水儿也早已把她的内裤裆部都湿透了。


  哈,原来她早就有反应了,看来这一次色情书刊没有骗我,女人的淫水儿还真是粘糊糊的。


  我在她耳边调笑着她,说她也是蛮好色的,她便用它的小拳头敲打我的胸,两眼尽是春意。


  我并没有着急把她的内裤脱下,而是把手伸到她的内裤里用手直接抚摸她的小穴。那里的感觉湿湿的、软软的,可以很明显的感到有一条肉缝儿,在肉缝的顶端可以摸到一粒硬硬的凸起。


  我那时并不知道那就是女人的阴核儿,好奇的用手指揉了揉。没想到我一揉这粒小肉球儿她的反应会这么大,她的整个身子都僵直了,嘴里不停的“嗬嗬” 着,双目紧闭,紧咬着嘴唇好像在忍受什么一样。


  我揉了两下儿,只听她“啊”的一声,我便感到一股热流从她的小穴中涌到我的手上。


  我知道她的这种情形应该就算是高潮了吧,我把手从她的内裤里拿出来,整只手都是粘糊糊的。我好奇的闻了闻,是一种淡淡的骚味,好像还有一些腥气。


  我舔了舔手心里的粘液,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恶心。她看见我这样的动作,害羞的说怪脏的,多恶心呀。我笑着问她尝一下怎么样,她轻啐了我一口说你这个没正经的。


  我哈哈一笑,将她整个横抄起来抱到了他家的双人床上,她家卧室里有两张床,一张是双人的她父母睡的,一张是她睡的单人床。


  将她放在床上平躺着,我双手轻柔的将她的小背心儿脱了下来。我伏在她的身上用嘴轻轻的叼着她左边的乳头,两只手揉捏着她的两个雪白的乳房。她的乳房及柔软又有弹性,让人爱不释手。


  我的肉棒已经达到了快爆炸的地步,我也不再磨蹭,直接就把她的内裤往下扒。她又用手拽住我不让我继续拉,说万一被她妈发现她不是处女就糟了。可是欲火焚身的我哪里还听得下去这些,只能胡言乱语的回应着她,当然是什么好说什么。


  我对她说:“没事儿,如果你爸妈发现你走路姿势不对你就说今天下楼时把大腿给拉伤了,实在不行你就说你痛经。再说了你看你内裤这么湿,还穿着干什么呀,让哥哥给你脱了吧。”


  我也不管她听没听进去,一下儿就把她的内裤脱到了腿弯儿。我终于可以看到她的阴部了,现在想起来那景色真正是属于少女的。也许是因为年龄的原因,她的阴毛并不浓密,稀稀疏疏的长在小腹下的三角地和大阴唇的两侧。她的两片大阴唇不像我后来经历的几个女人一样外翻,而是闭合的,小阴唇也根本就看不到。在阴阜和一些阴毛上还残留着她刚才流出的爱液,使整个阴部看起来亮晶晶的,显得无比的淫靡。


  我深呼一口气,把她的内裤从腿弯处也拉了下来。然后我就开始脱衣服,由于是夏天,再加上刚刚和同学打完球,我上身就穿了件弹力背心,下身除了内裤只穿了一条运动裤衩。因此衣服脱得很快,不到二十秒整个人就清洁溜溜了。


  我的阴茎由于这么长时间的刺激勃起得都贴到肚皮上了,硬得生疼,龟头上还冒出一滴晶莹的粘液。


  她用手捂着脸不敢看我的裸体,我心头暗笑,你捂着眼我不就更能为所欲为了?我上了床趴在她身上,将她的双手从眼镜上拽开,然后马上就和她做了一个深吻。


  接吻时我发现她的身子总是左扭右扭的,原来她是在躲闪我的肉棒。我心里一笑,哪有那么容易。我用双手按住她的胳膊,再用身体将她的身子定住,这时我的肉棒正顶在她平坦光滑的小腹上。


  我边和她继续接吻边耸动着臀部,肉棒就像做爱一样在她的小腹上摩擦着。


  她的小嘴儿由于被我堵着,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我的双手此时已经松开了她的手臂,继续进攻她胸口的两团嫩肉和那两粒因为充血而变得鲜红的凸起。


  突然,我想起了还有更好玩儿的。我的一支手探到她的两腿之间,想去揉一揉刚刚揉捏过的那粒小肉球。可是她的两腿紧闭,整支手根本就伸不进去,不过这难不到我,我伸出中指,顺着仅有的一点缝隙钻到了她的两腿之间。轻轻的分开她的阴毛和大阴唇便到了那粒已经肿得发硬的相思豆上。


  我的指甲轻轻蹭过那粒红豆,她的身子就大大的颤抖了一下,整个身子绷得笔直。与她口舌相接的我明显可以感到她嘴里的动作慢了下来,可是嘴里的唾液分泌却加速了。


  不到一分钟,她的两腿之间就又是一片泥泞,脖子上也泛起了令人遐思的桃红色。我感到差不多了,便叫她把两腿分开。她闭着眼摇摇头,但在她两腿间活动的手却感到她的腿夹得没有刚才那么紧了。


  我用力将她的两腿分开,趴在她的两腿之间。此时她的两片大阴唇并不像一开始那样紧紧闭合,而是略微的有一些张开。


  她的下体颜色很浅,不像我的阴茎黑红黑红的。那时我没看过a片儿,不知道女人的下体到底是怎么样的。如果我当时要是看过的话,我就会了解,一般的女人屁股沟和大腿根部的颜色一定会比别的地方的皮肤颜色要深。许多人的颜色甚至是黑色或是深褐色的。


  她的下体的颜色还很浅,只有屁眼儿四周有这么一圈儿的皮肤是浅褐色的,而且颜色的过渡没有那么明显。不可否认,我当时就对她那不断蠕动的小屁眼儿很感兴趣,只不过当时我还不知道世上有一种性行为叫肛交,否则我一定会在她身上尝试尝试的。可是这个心愿直到现在我也没能够达成。


  我用手指轻轻的捅入她的肉洞中,让我疑惑的是她的肉洞紧得好像连一只手指也伸不进去,这样的话我一会儿怎么往里插呀。不是说连小孩儿都是从这儿钻出来的嘛,怎么看这洞儿也不像能够扩大到婴儿脑袋那么大呀。


  妈的,不管了,怎么着咱的第一次也不能临阵脱逃,在美人儿面前落下笑柄呀。我按书中所写的,用手压着阴茎在她的小穴四周转了几圈,然后屁股一沉,咦?怎么没进去?肉棒“哧”的一下儿滑离了原来的轨道。


  没理由呀,我明明对准了呀,别气馁,再来一次,我给自己打气。


  连这几次下来,我的肉棒都没能和她的小妹妹作上亲密接触。不但如此,我的龟头儿都有些疼了。再看看她,脸上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神情,我脸上一红,真他妈丢脸。


  我让她用手握住我的肉棒,她一开始还扭扭捏捏死活不握,但在我的软语相求下还是听了我的话。她用左手轻轻的分开她的两片大阴唇,右手牵引着我的肉帮找到了洞口的位置。


  “是这儿啦。”听着她在我耳边软语娇嗔,再加上她的纤纤玉指握着我的肉棒,我不禁血气翻涌,这一下儿就差点儿射了出来。


  我强忍着射精的冲动,顺着她的指引向前一顶,便将龟头顶进了她的体内。


  靠,真他妈紧。以前手淫时都是手套着包皮上下搓动,从来没直接给过龟头刺激。现在就不同了,由于是向前顶,使包皮从龟头上褪了下去。当时我感觉到又痒又麻还有点儿疼,总之是刺激非凡。


  我用力又向前顶了顶,便感到有一层障碍在阻拦我继续前进。她也叫我慢点慢点,说我插得她有些疼了。


  我想,这就是处女膜了吧。于是我装作很懂的样子对她说没事儿,每个女人第一次都这样儿,一会儿就好了。


  大概她也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连忙说等会儿。然后回手拿了条枕巾垫在屁股底下,大概是怕流出的淫水儿和鲜血把她父母的床给弄脏了以后不好交代吧。


  一切准备好后又继续,这一次我就没有刚才那么狼狈了。没用她的帮助一下儿就找到了入口,随即又到了那一层薄膜的面前。


  我对她说,“婧,我要进去了。”她用牙咬住一绺头发紧闭着眼微微点了点头。


  我屁股向下一沉,肉棒就整根的进入了她炽热的甬道中,虽然有了爱液的润滑,可是我进去时还是很费劲。


  她“啊”的一声,搂着我的两只手由于留有指甲将我的腰部皮肤抓出了几道血痕。在她的眼角也流下了几滴晶莹的泪珠儿。


  我停住不动,用舌头温柔将她的眼泪拭去。安慰着她,“宝宝,没事儿,一会儿就好了。”


  她忽然抽泣起来,我不禁有些惶然。“怎么了宝贝儿,疼得厉害吗?”我问道。


  “都是你不好,都是你不好。”她边哭边用小拳头打着我的胸膛。


  “是我不好,我跟你赔罪好不好。”我跟她调笑着,用嘴含住了她大半个右乳。


  过了一会儿,在我的抚摸和安慰下她的情绪平静了下来,红晕又爬上了她白嫩的面颊。而我的肉棒可以感觉到她的小穴正一下一下蠕动着,而且刚刚停止分泌的爱液又不断的顺着肉棒滴了下来。


  我低声问她:“宝宝,我都有些疼了,能动一下吗?”


  她轻轻的“嗯”了一声,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轻、轻着点儿。”


  我听了这话简直比听到仙乐都美,肉棒开始在她紧窄而又火热的蜜洞内抽插起来。


  由于我是初学者,并不知道什么九浅一深等等技巧,只是一下一下的缓慢抽动着。可能是刚刚的兴奋期过去了,本来刚才还在害怕自己早泄,可是现在却连一点要射精的迹象也没有。


  随着动作的熟练和爱液的润滑,我的动作不断加快,而我们两个结合处也渐渐的传来“叽咕、叽咕”的水声儿。


  “啊,啊,慢点,别太快了,不行……”她星眸微闭,性感的小嘴儿中不断的传出诱人的声音。


  我越来越兴奋,抽插得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深。每一次我插到底时都感到阴道尽头有一个肉球在顶我的龟头,那麻痒的感觉刺激着我的神经,使得刚刚想要射精的那种冲动又回到我的身上。


  我用力的顶了她几下,她的嘴里传出销魂的声音,这时我再也忍不住了,腰向前一送,一股热精直喷她的花心。


  那时的我并不知道几乎每个男人的第一次都会比较短暂,不知有多少男人的第一次连女性的肉洞都没光顾就在洞外射了出来,而我坚持了将近五分钟已经是比较长的了。


  可是根本不了解这些的我却知道她根本就没有高潮,而我却只有五分钟就射了。这使我的自尊心遭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年少的无知使我认为我也是那电线杆广告上传说中的早泄一族。直到一个星期后我才从偶然在地摊儿上买回来的一本性教育书籍上才了解到事情的真相,这也使我重新拾回了做男人的信心。


  可是无论怎么样,我都算是与她有了亲密接触,这使我感觉成了一个大人。


  相信我,做过爱的男人在心态上与处男是截然不同的。


  在那天之后,我俩一直提心吊胆的怕她怀孕,而她也时不时地和我耍小脾气怪我没做好防护就打真军。每到这时我都要低声下气的安慰她,告诉她别怕,就算是真怀上了,咱也可以利用国庆节的假期去把孩子打了。那时大陆做流产很便宜,多说不过五百人民币,这还是包括两天住院费的。当然,这是一些小医院的价钱,到了大医院就不止这个数儿了。


  过了大概两个星期,她突然告诉我不用怕了,因为那天是她的安全期。原来她从别的女同学那儿学会了算安全期,我心里的一块石头也算是落了地。